热门推荐

精选推荐

当前位置: 首页> 娱乐爆料

一九四二一场为了生存寻找食物的恶梦

发布时间:20-02-12

1942海报

    明星网资讯 贯穿全片的根本即是吃的问题,不是舌尖上的,而是胃底的,所以食物更多的被还原出了他们存在的原始功用。逃荒路上的民众黑压压的一片又一片,扒火车时的镜头就足以说明了逃荒民众之多,他们看起来都是灰蒙蒙的,如同轰炸过的空气的颜色,而唯一的特点就是饥饿,以至于你远看他们每一个人的身形是分辨不出是谁,但同时他们又是每一个个体,饥饿和执念是他们内心跷跷板的两头,但这块跷跷板不会停留于一头。我们常说一个人脑子不好使用的是“你吃多了”,而饥饿里的人们的逻辑思维是清晰的,他们做出的每一个选择是权衡利弊的,饥饿在吞噬他们,没人能帮他们,唯有执念,让他们的精神能有饱腹感,支撑着他们的双腿,否则他们中的更多人选择的是不逃亡,不折腾了,而事实他们逃到哪里,都逃不出饥饿追赶的步伐。
    花枝的孩子
    从粮到饼干到去换粮,从抵抗少东家到愿意跟栓柱好再到嫁给栓柱,花枝的选择随着她身体里食物的减少而降低,而她做出的选择的唯一衡量标准即是让她的孩子更好的生存下去,逃亡的灰暗之路掩盖不了母性的光辉。有个镜头是花枝和栓柱在荒草堆里换裤子,因为花枝说她的棉裤看起来更好些,这个镜头有着两点隐喻:首先逃荒里的男女是没有审美观的,所以男女的裤子都能相互调换着穿,而逃荒里的男看待女和女看待男的标准又是统一的,就是谁能多活一天;其次花枝将自己的棉裤给栓柱穿,就如同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托付给了栓柱,接下来的逃亡路上,栓柱就是把她的儿女如棉裤那般围绕着自己的身体,只是他却抵抗不住自己身体的本性,火车上睡着了,花枝的孩子掉下了火车。
    瞎鹿的算盘
    瞎鹿是一个油滑而又传统的男人,面临自己母亲病重之时他的第一选择就是卖掉自己的女儿,有一段他和买主之间的讨价还价,买主给他的老婆和他的儿子都标了价,可都被他断然拒绝了。他曾告诉自己的女儿“出门找吃的,就是逃荒”,这似乎显示着瞎鹿是个粗线条的男人,但面临困境之时,他的心里又是有把算盘,而孝在他的心里是无价的。
    老马的变
    老马是逃荒路上身边变化最多的,从灾民到战区巡回法庭再到日本军队的伙夫,片子里的其他逃荒民众都是拖家带口,而只有老马是孑然一身,这也使得他能用更快的变化里求得自保,也使他能更果断的做出自己的处事原则即是吃饱,从老东家为了栓柱肯拿出几斤白面时他对随从说“今儿中午法庭烙饼”,再到忍辱负重的从日本人的刀上吃肉,老马为了果腹,高尚和卑微里的他都能寻到那丝求生存的夹缝。
    星星的猫
    星星是逃荒路上最迥异的灾民,她是女学生,她有文化有知识,在逃荒之初就想放弃,她在逃荒的路上人都快饿死的时候都带着自己的猫,猫其实是一种优雅的暗喻,当嫂子生孩子后她同意杀掉猫并说出自己也要喝猫汤之时,她就彻底与那个曾经的自己挥别了,他从那个时候才是逃荒民众里的一员。
    范殿元的路线图
    从逃荒之初认为别人是逃荒他是躲灾,最快一个月就能回来;到逃荒快到绝境之时,对长工栓柱说的,即使到了别的地方,凭借自己也能从灾民变成地主,范殿元的心里始终都是有一张路线图的,这不仅仅是他逃荒的路线,也是他未来家业的路线。逃荒的路上,他身边的家人都离他而去,而其实他心里的那种路线图仅仅是他的人生线条比家人更长一些,范殿元是逃荒路上落差最大的,因为逃荒路上的颠沛流离让老东家、长工和佃户都演变成了同一种身份——灾民。而雪地上的火车里抱着自己的孙子和结尾牵着小女孩,范殿元并没有甩掉自己的路线图,小女孩是代表了绝望里的希望,而范殿元牵着他的手正是引领她走向另一片天地。
    栓柱的风车
    栓柱是饥饿里的反抗最坚定的,相比于其他人更多的考虑到吃饱,栓柱更多的是将饥饿置之度外,他追求的是爱情、亲情,他手里的饼干,只是追求星星的玩物;他手中的风车,是信守自己承诺的见证。老东家不反对长工和自己女儿之间的恋爱,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家里逃荒的路上需要栓柱这个壮劳力,因为栓柱是他们家的长工并不是他临时找来的,所以从中也可以看出栓柱的为人处事是得到他的认可的。栓柱从火车上跳下去找花枝的儿女,再日本军官的威逼利诱下不妥协,足以看出栓柱的坚定的信念,他手执着风车无所畏惧,即使面对火堆,风车只要有风的呼唤,就如同有风能展翅的飞蛾,他们都能扑火,淬炼出的执念不会因为他的死亡而消散。

    本文链接:httP://news.mingxing.com/read/84/251438001.Html
    转载请保留链接,不保留本文链接视为侵权,谢谢合作!


上一篇: 张馨予辟谷养生晒美照 网友:为练玉女心经吗
下一篇: 高晓松推音频节目《晓年鉴》什么时候播出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