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综艺

朱莉和皮特离婚了,最高兴的人不是詹妮佛安妮斯顿

2020-02-12 

安吉丽娜·朱莉和布拉德·皮特:爱是爱消失的过程

韩松落

媒体爆出安吉丽娜·朱莉和布拉德·皮特离婚的消息之后,有一个人大约是最高兴的,那就是加拿大传记作家伊恩·霍尔珀林(Ian Halperin)。

伊恩·霍尔珀林曾经写过一本题为《布拉吉莉:那些不得不说的事》(Brangelina:The Untold Story of Brad Pitt And Angelina Jolie)的传记,讲述这两个人的故事。在这本书里,他将安吉丽娜描写成一个神经质、功利,而且有暴力倾向的女人。对外,为了成名不顾一切,精于驭媒术,通过和媒体的各种交易,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正面人物,对内,她控制欲极强,动辄对布拉德·皮特拳脚相加。在这本传记的末尾,伊恩·霍尔珀林预言,朱皮会在2010年底分手。用作主书名的Brangelina,则是欧美媒体用两人名字创造的一个合成词,用来说明他们这两个人契合的程度有多深。

伊恩·霍尔珀林为迈克尔·杰克逊、席琳·迪翁、阿诺·施瓦辛格、金·卡戴珊等名人写过传记,也是许多知名电视台的撰稿人和纪录片制作人。在言论自由这把尚方宝剑的佑护下,他撰写的传记,和我们平素看到的传记趣味迥异,丝毫不会为尊者讳,更不会掩盖他们性格和生活里的瑕疵。他写迈尔克·杰克逊的传记面市后,世界各地都有歌迷发起抵制这本书的活动,中国歌迷,甚至把他称做“美国宋祖德”。

除了传记和纪录片,他的博客也是他的阵地,他在那里发布过许多和名人有关的言论,2008年圣诞前夕,他曾经在博客预言说,迈克尔·杰克逊将在6个月里去世,结果,他的预言应验了,连时间都不差分毫,他很是得意了一阵子。如今,朱皮两人离婚,又一桩预言应验,他又要给自己的功劳簿上记一笔了。

安吉丽娜·朱莉和布拉德·皮特给公众交代的离婚理由,是两个人在抚养孩子时的意见不合,但在《布拉吉莉:那些不得不说的事》里,伊恩·霍尔珀林却认为,他们的分歧在于性格和生活习惯的不同:“皮特现在抽烟抽得很猛,让自己的妻子难以忍受”,“他们总是在争吵,从政治问题到孩子们的穿着以及皮特不能让人容忍的习惯包括抽烟和酗酒”,“我和布拉德·皮特的几个家人谈过,家人都希望他们尽快分手。”

他还不那么委婉地指出,布拉德·皮特和詹妮佛·安妮斯顿离婚后,安吉丽娜为了洗白自己的“小三”身份,向媒体放出了是安妮斯顿不愿生育导致了离婚的消息,“她相信这样的说法必定会与众多女性产生共鸣”。朱皮的律师曾经试图阻止这本书的出版,没能奏效,书在2009年上市之后,很多读过的人都认为是“恶意攻击”,但他本人的回应是,他用五年时间进行调查和撰写,全书涉及到的信源有900个,在朱皮关系问题上,“他是绝对的专家。”

不管伊恩·霍尔珀林的传记有多少恶意,真实性有多高,但他总的指导思想,大致是没错的,那就是,所有人的生活都充满瑕疵,而爱最终会消失。

在他的书里,朱皮刚刚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有18到20个小时都在床上”。即便没有这么私密的细节,我们也可以在许多地方看见他们相处时那种天雷勾动地火的情形,他们在电影里浓情蜜意,在红地毯上旁若无人地望向对方,他给她拍照片,他们合伙生了三个孩子,领养了三个孩子,出门的时候浩浩荡荡。他们毫不意外地,凭借这种亲密洗白了所有不利于他们的传言,渐渐没人叫他“渣男”了,渐渐也没人叫她“世纪小三”了,即便人们对詹妮佛·安妮斯顿充满同情,也得接受一个现实,朱皮在一起可能更快乐,而快乐就是先天正义的。

后来,情况变了,他们在一起就吵架,甚至会大打出手,他们的司机之一,甚至要为皮特的人身安全担心。但即便没有这样的细节,我们也不难想到,这件事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因为高峰体验不能一直持续,情感中的高峰体验,更是脆弱无比,就算体力心力再强的人,就算彼此有多少爱意,也不可能一直把双方的相处停留在这种状态,高峰期褪去,就像电影去掉了特效,照片去掉了PS,显露出来的是生活的本来面目,两个人人格的残破,细碎的龃龉。而他们两个人,尤其安吉丽娜·朱莉,是对感情的强度有绝高要求的人,她不可能忍受这种高峰体验消失后的一地鸡毛。事实上,作为一个朋克女郎,她能够在这段感情里停留十二年,已经出人意料。

何况,她其实是一个并不真正需要男人的女人。她是个异人,喜欢黑色事物,喜欢强力,热衷政治,每当人们预测最有可能进入政界的明星时,她总是排在前几位,最强悍的是,当她知道自己患乳腺疾病的风险比别人高的时候,索性做了双侧乳腺切除手。这种不顾一切的果断,冷酷无情的自我修理,这种让人不知所措的未来感,没有几个人能够拥有。

男人,可能是她通向这个世界的导体,是个触媒,她自己也说,孩子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领养孩子都是以“单亲母亲”的身份,“孩子的父亲,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所以,一旦快乐消失,高峰体验没有了,她恐怕也没有多少耐心,把一个男人继续留在自己的生活里。

鲁迅在一他的文章《立论》里,假借一个故事写了说真话的后果,一家人生了个男孩,满月时抱给人看,大家都说吉利话,预言这孩子要发财要做官,只有一个人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被大家合力痛打。其实,如果我们对一对情人说“爱情是会消失的”,恐怕也会被痛打。当然,杜拉斯的说法更艺术,也许更容易被人接受:“爱是爱消失的过程。”

爱总是会消失的,只是,有人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不愿面对消失的爱情,挣扎在幻觉里,沉迷在往日的记忆里,把自己锚定在高峰时刻,用高峰体验来对比此后的一切。他们也有怨,有些是对对方的怨恨,更多是对“爱会消失”的怨恨和不满。他们会感到委屈,会觉得自己被某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规律欺负了,会挽起袖子战天斗地,试图和这种规律大干一场,他们会用尽一切办法留住身边人,留住感情尚在的幻觉,不断试图重返高峰体验。所谓“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其实是“不相信爱情的消失竟然会发生在我眼前竟然会轮到我头上”。而这是完全不可避免的。

在人生开始的时候,就知道人会死,在爱开始的时候,就知道爱会消失。在爱消失的时候,接受,顺应,果断切割,找到自己的新位置,用别的人和别的事去填充生活里的空缺感。

因为,爱就是爱消失的过程,不如尽欢而散。

本文首发于腾讯娱乐观:http://ent.qq.com/a/20160921/054343.htm